只想自己犯忧愁,当做没看见就行。

...

我极度厌恶自己的盲目自信,已经到了可恨的地步。但是大脑丝毫不给我放空我放空的机会,他总是在不停地给我营造一种我能行的错觉。偏偏我的性格又是自卑的,端到这边来完全不行。而我又会被自己麻痹,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这样的思想是致命的。我需要调整..
以及懒惰,我根本就不会统筹时间,这些都是屁话,我装作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且还是了乐此不疲。
我只想说去死吧你。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Thomas看看世界:

锐化是摄影后期中人人都在用,但又无比复杂的一门学问。托马斯今天却会化繁为简,从锐化的基本原理说起,告诉你如何使用最简单又足够强大的ACR/Lightroom细节面板,对图像进行锐化。

薛晓部分时间线整理

美咪:

【其余时间线见这条微博,和不给糖就掀摊子这栋楼,点我可看】




夜市初见是冬天(糖葫芦只有冬天才有,夏天糖衣会化)


救薛洋回来时是盛夏(齐腰高的杂草,草长势好必然是夏天)




初见时的冬天,薛洋获得魏无羡手稿,于是迅速对阴虎符进行了有效修复,设定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复原阴虎符,就屠了常家


之后一个月晓星尘查案,三省金鳞不消五六天忽略不计


不到两个月聂明玦死


常萍改口用时很短,用时太长,金家就是弱鸡。但金家当时是老大,不消半月他就改口,我心里他一个星期就改口


那么算上三省、审问、聂明玦死和常萍改口就是两个半月


之后薛洋出狱,一出狱就屠白雪观




星给眼要花费半月到一月,杂乱无章的路线要走一两个月,同时段,恶友开始杀金光善,金光瑶迅速做了金家主和仙门总督,清理洋放义城




以下时间都是阴历,根据上面分析推导出来的




十月夜市初见


十一月,阴虎符重现,屠常家


十二月,三省、金鳞审判


二月,聂明玦死


二月中,常萍改口,白雪观被屠


三月,晓星尘再次出抱山


五月,立仙督,清理洋,薛晓义城相遇




之后,蜀地的萝卜是冬春萝卜,三月,星自杀


在一起待了不到三年




为什么不是不到四年


1.我觉得要是非要认为是不到四年也是可以的


2.感情上不像又多相处了一年

善友录-原作蓝曦臣与晓星尘有交集的石锤考据

美咪:

*友情向/粮食向/人物分析向/非CP/丰富人物血肉/增加人物设定


*全部来自原文考据,蓝曦臣与晓星尘交集的石锤分析


《魔道祖师》新版


一、招徕




朝露第七 2


        那时射日之征结束没几年,夷陵乱葬岗大围剿更是风头刚过,各大世家横行,四处招揽人才为己所用。晓星尘心怀救世之念出山,资质上佳,又师出高人,初次夜猎,一尾拂尘、一把长剑,只身闯山,拔得头筹——一战成名。


  众家见此品貌清明、修为了得的年轻道人,大为心折,纷纷送出邀请。晓星尘却全部婉言谢绝,明言不愿依附于任何世家,却和一位至交好友一起,一心要建立一个全新的不重视血缘联结的门派。


       此人性若蒲苇,心若磐石,外柔内刚,又洁身自好。当时一旦谁有什么棘手或难解之事,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寻求他的帮助,而他也从不推拒,是以风评极佳。




首先,众家都纷纷发出邀请,蓝家也自然有可能是其中之一;


其次,原文中,蓝曦臣在射日之征时的表现,是“他便常常外赴支援,救人于水深火热,射日之征中收复失地、虎口夺人无数次。因此,人人听到他的名号便欣喜若狂,仿佛多了一线生机,有了保命王牌(狡童第十 3)”;


而晓星尘的“当时一旦谁有什么棘手或难解之事,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寻求他的帮助,而他也从不推拒,是以风评极佳”,这种宅心仁厚的性格,与姑苏蓝氏家主蓝曦臣近乎如出一辙。蓝宗主必然是十分欣赏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对其发出了邀请。


再次,当时,蓝家重建云深不知处,正处在关键时期。“金光瑶又道:“近来姑苏蓝氏重建云深不知处在紧要关头,大哥不让他来,二哥便把清心音教与我了(狡童第十 4)”。我曾分析过,番外与这句话之间,就差了两个多月,所以,晓星尘下山时蓝家需要人才。


结论是:蓝曦臣必然招徕过晓星尘。




二、招魂




朝露第七 3


魏无羡一碗酒停在嘴边,为这个后续愕然了:“被晓星尘的佩剑凌迟的?那动手的人是不是他?”


  蓝忘机道:“晓星尘失踪,尚未定论。”


  魏无羡道:“找不到活的人,那有没有试过招魂?”


  蓝忘机道:“试过。无果。”


  无果,那么要么没死,要么已魂散身消。术业有专攻,魏无羡对此是一定要发表意见的:“招魂这种事情嘛,不能说得很绝对,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有时也会出差错的。我猜很多人认为是晓星尘的报复吧?含光君,你呢?你怎么觉得?”


     蓝忘机缓缓摇头,道:“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晓星尘出山到出事这几个月,蓝忘机是在养背伤、闭关的时期。而坚持未知全貌不予置评的蓝忘机,可以如此确定地说对晓星尘招过魂而无果,那么可以得出结论:招魂晓星尘的乃是蓝家之人。


再加上闭关期间的蓝忘机,对薛洋和晓星尘一事了如指掌,可以确定蓝曦臣探望他时对他讲过。


PS


除了这处,“招魂”一词,在魔道原文出现,全是与蓝家有关,即蓝家所使用的技术,是一首玄门名曲《招魂》。


但原作开头,各大家族对魏无羡也使用过“召魂”技术,这个“召魂”与蓝家曲子《招魂》是否是同一项技术待考证。


“《招魂》不成,蓝忘机指间调子一转,改奏起了另一曲。


  这支曲子与方才诡谲森然、仿若唤问的调子截然不同,静谧安然,曲名《安息》。这两支曲子都是流传甚广的玄门名曲,谁会弹奏吹奏都不稀奇,魏无羡自然而然地跟了上去(阴阳第五)”


可能也有别的“召魂”技术,“招魂”也会被任何用心学的人使用,但是,蓝忘机可以如此笃定,那么结论就是:




蓝曦臣必定参与过招魂晓星尘——这个他极其欣赏的少年。




三、心爱之物




阴阳第五


       他们所奏此曲,名为《招魂》。以死者尸身、尸身的某一部分、或生前心爱之物为媒介,使亡魂循音而来。通常只要一段,就能在阵中看到亡魂的身形浮现出来。可是,二人一曲即将奏末,也没有魂魄被召来。




招魂需要媒介,媒介是尸身、尸身一部分、生前的心爱之物,这是原作唯一的设定,没有别的设定。


那么就可以确定,没有尸身和尸身一部分的蓝曦臣,是使用晓星尘所赠予他的心爱之物,作为媒介,为其招魂。




接下来就可以私设很多梗,比如君子都会修习六艺,晓星尘也修琴,下山时在乾坤袋里带了琴,与蓝曦臣交换过琴;比如蓝翼与抱山散人之间有交情,蓝翼给了抱山许多信物,抱山送给晓星尘,晓星尘送给蓝曦臣,等等,可以私设。




四、屠白雪观给眼之后的蓝曦臣对晓星尘的开导




这段是根据人物性格分析而出


第一因为蓝曦臣本身兼济天下的性格,第二是因为他相信金光瑶在薛洋的事上是个有苦衷的、被父亲逼迫的无辜者,为了降低金光瑶的罪孽,他来替金光瑶安慰晓星尘,在他心里金光瑶就更无罪一点。
因为屠观、回山、给眼挨得紧,所以如果有交流。应该是给眼之后。


曦与晓,都是晨的意思,臣与尘。曦臣,日光之臣,即为月亮,星尘,即为星辰。蓝曦臣与晓星尘本为相随星月,命运轨迹是完全可以互相参照的。

《甜心》篇后记

美咪:

不写文时一直觉得,作者有话说这个功能,是最没用的。但当了作者,才发现真的忍不住,还是想聊聊。


《甜心魔鬼情人》的后记,以及晓星尘人物分析。大家如果不同意人物分析里面的观点,可以跟我和谐探讨,不要吵我,不要骂我……毕竟我写的时候,一直在担心,我会不会太变态,我会不会被挂。


 


首先让我由衷地感谢弦哥。作为我入圈之后的饲养员,在《甜心》这篇文上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在我忍不住剧透给她[下]的剧情之后,她便开始在“你这里不对”和“你写得没问题相信自己”之间不停转换,督导与鼓励着我。


这篇文,我抄袭了原著。


明明完全按照原著的剧情而来,可写着写着,竟然写出了震荡自己的感觉,因为写得过程中,我终于彻彻底底想通他们为什么是双箭头。


我17年7月9号看得《草木》,入坑,直到我写完《甜心》的中篇,10月29号,我才彻底想通晓星尘对薛洋有箭头。


写完我都恍惚了。不知道谁能理解这种心脏巨震头脑发蒙的感觉。我反复问自己我OOC了吗,这太OOC了吧,写到把自己写怕。


但我又觉得我写得特别合理。所以我其实是把自己说服了,哦,晓星尘对薛洋有箭头。


 


薛洋呢,对于我来说,是完美的。完美,意味着他的每一处,都为我的口味而量身打造。作者为什么要创作他、他为什么是这个感情、他是为什么这么想这么做,我不用去刻意强迫自己体会,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就可以感同身受。一直以来我与他顺其自然地共情着,只要一写他,我就是他本人,写起来又爽又轻松。


你让我分析他为什么这么做,我说不出来,我觉得就该这么做,没有为什么啊?我好理解他啊。


然而写这篇文时,我疑惑了,他在我眼前突然就变得模糊起来。明明在我眼里显而易见的他,明明我就是他,怎么薛洋却成了我需要反复向弦哥确认的人物:他会这么想吗?他为什么要这么想?他怎么会这么做呢?


全是因为这篇文,我第一次尝试代入了晓星尘。我发现,我的天啊,原来代入晓星尘来看,薛洋如此神秘莫测,模糊朦胧,晓星尘心里居然一直是他在单相思薛洋,薛洋才是没有箭头的那一个。(之后我又抽离出来,让自己作为旁观者去思考薛洋,发现我第一遍的想法是对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所以我来分析一下我眼里的晓星尘。


分析人物,切忌只看表面,切忌只记一句话。细节丰满人物,他自己选择的、影响人生轨迹的大事才是应该是人物的骨架。


虽然我没看过几篇薛晓同人,可给我大方面的印象呢,是晓星尘在同人里,属于被人只看中细节而忽视骨架的角色。


晓星尘自主选择的、影响人生轨迹的大事是:下山——婉拒所有世家邀请、想要建立违背旧秩序原则的新秩序——三省擒人——把一双眼睛全送给宋岚——放弃流浪与薛洋定居在义城——自尽。


 


这几件事我用一句歌词总结晓星尘的性格:你的暴烈太温柔。


 



  • 下山


 


我学过些皮毛心理学,看人时总是要忍不住结合他的原生家庭去分析,儿时的经历,才是影响一生的经历。抱山的教育模式放到现代,就是“不让孩子去上学自己在家教”,这样你不管有多少个兄弟姐妹,他都是封闭的、单一的、简单的、非社会性的。


晓星尘在这种单一环境下,思维不够变通,眼界不够开阔,培养出来的性格非常容易走极端,因为母亲本身就在走极端。


这种不染尘埃的、保护在象牙塔里的儿时经历,养成晓星尘天真的性格。想不天真也不行,因为你没见过别的人,你不知道怎么去复杂。


 



  • 婉拒所有世家邀请、想要建立违背旧秩序原则的新秩序


 


他婉拒所有世家邀请,是因为眼界不开阔造成的孤高自傲,心底里认定一个就不认同另一个。试问,你放在哪个世界里,企图建立新秩序的人,内心会不叛逆?放到别的作品里,不很好理解这种叛逆吗?他根本看不上旧秩序下自甘陈腐的那群人。


他的眼里,最能看见大爱,具体的人相对来说会比较小。世间、百姓、天下,是大爱里面的。你让他看世家中人,这个人他觉得你怎么这么迂腐、那个人他觉得你为什么这么庸俗、再一个人他觉得你别这么市侩行不行,他心里是不理解不认同的。


你觉得这里OOC了吗?不……全是因为他经历太少、和人打交道太少的缘故。经历得多的是蓝曦臣,蓝曦臣才是真的对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都包容。然而晓星尘经历得不够,对和他不同的事并不能深刻理解。


 


但这里的不能,并不是他见一个坏事就要上去动怒。他本质是善良的,包容的。下山后,见到的全是新鲜事物,他在不断吸收营养、汲取知识,不停地丰富着自己的认知。属于飞速成长的阶段。他只有一个从小而生的底线与原则。越了他的底线原则,他就固执地抓你,三省擒人;在这个原则之上,你可以肆意妄为,掀摊子,他也“不带谴责”,只是好言相劝。因为这个底线之上的不同,是多彩世界的新鲜,全部能带给他“有趣”的体验。


 


说到这儿自然而然地带出晓星尘为什么笑点低的原因。


我觉得,太好理解了,完全不用作者强调。为什么笑点低?当然是因为教育太单调、见过的世面太少的原因啊。这不是必然的吗。


下山后的世界,太可爱了,多姿多彩,山下的太阳,比山上那日复一日的太阳,好看多了。下了山,就算看人吵架、看人骂娘、看人掀摊子,都能丰富他的世界观,都能让他觉得有趣。于是,薛洋的倒打一耙,他才会忍俊不禁。


恨这个世界的,一定笑不出来。晓星尘爱这个世界,爱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让他热爱,所以他才爱笑。爱这个世界,才有着济世的梦。


薛晓的双箭头,完全不需要“我一见你才笑”去论证。晓星尘笑点低,是必然的。


 



  • 三省擒人


婉拒是清高、建新是叛逆,那么最能体现晓星尘天真这个特点的事件,便是单打独斗与薛洋背后的金家死磕。


他与人打交道太少,凭借自己的经验觉得,做好事就一定会被所有人支持、会成功。处在一个标准的守序善良阵营。他在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情况下,不求助任何人,与金家对着干,认为可以成功,实在是相当天真。


天真得有些幼稚了。


聂明玦同意他的观点,但聂明玦这种行为就没问题,他的背景深厚,可以与金光善抗衡,他的硬实力、他家族的硬实力,都必须让人忌惮。晓星尘有什么可以让人忌惮的?唯有口碑而已,这只是软实力,过几年,人们就淡忘了。所以他不求助任何人的行为,真的想得太过简单。


全书最最天真烂漫的人设,秦愫都抢不过去。


 


聂明玦没死,他还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问题。聂明玦一死,他不屑于去求助的靠山倒了,他便被疯狂地反弹了。


 



  • 将一双眼睛全送给宋岚


 


孤傲、叛逆、天真,证明完毕,该证明决绝了。


其实不光给眼,晓星尘的每一件大事,全部都能透出他这个人骨子里的决绝。


 


他温和的外表,仅仅只是外表而已,是良好的教养下形成的。而他本身的性格,是激烈、义无反顾的。放到游戏设定里,他就是卖血狂战士,有着自我牺牲主义倾向,无法看见别人牺牲,牺牲自己就没有心理压力轻而易举。


 


试问如果不决绝,为什么要一双眼睛全给,而不是只给一只?


(这里我说句题外话,有人会反驳不给两只眼故事怎么进行?这是作者的锅。哎我真的,非常!非常!讨厌分析人物分析剧情的时候,加入作者。要是真想分析,就一字一句去思考他为什么这么做,而不是作者这里是不是BUG。比如一个例子,讨论孟瑶杀了温若寒,救出聂明玦后,为什么背后没有追兵,三尊可以在空地上大谈特谈?我说:呃,剧情需要吧;弦哥:应该是孟瑶从密道里逃出去的。我:恍然大悟,那么孟瑶这么了解密道,杀温若寒,就是早就准备好的。蓝曦臣能出现在那个地方,也应该是他设计好的。阳泉奇袭之所以会失败,是孟瑶提供的情报本来就是错的,他就是为了在聂明玦面前演出那段杀温若寒救聂明玦的戏码,并且让蓝曦臣来劝服聂明玦。←故事一下子就理出来了。而不是:哦这里是作者为了剧情需要设计得,然后不去思考了。)


 


说回星尘,为什么给一双,因为他的性格内敛中透着偏激决绝。觉得对不起,那就一双眼全给,为你付出我能付出的所有,毫无保留。


所以薛晓为什么是双箭头?


因为我一见你就笑?不,一见你就笑是结果,本因是因为,一但晓星尘喜欢上谁,他就会义无反顾地付出自己全部真心。


 


我觉得,在修真文这个背景中,薛洋是晓星尘的救赎这一点,也许显得不太明显,所以我换成了现代PA,感谢现代开放的生活方式、包容的性取向,他俩在一起之后,把薛洋是晓星尘救赎这一点,变得特别明显。


 


失明对于梦想的摧毁程度、对于晓星尘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还可以夜猎,可再也没有能力实现他曾经的宏伟蓝图了。


这个时候,薛洋出现了。


 


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晓星尘如此热爱的这个世界,他自己看不到了,薛洋来了,薛洋为他拿剑,做他的眼睛,指引他的路,告诉他世界依旧很精彩,晓星尘觉得,瞎了也没关系,他又可以爱这个世界了。


这是多么值得他开心的事?他眼中的那些大爱,可以通过薛洋去再次感知,那么,薛洋怎么可能不是他的救赎呢?


 


他本身性格,天真决绝热烈,一旦认定了谁,便会倾其所有的付出,薛洋成为他的救赎之后,他又怎么可能对薛洋没有箭头呢?


这点,是我10月29号刚刚想通的,想通后我哭得几乎不能自抑……因为我发现否认了晓星尘对薛洋的箭头,就是否认了晓星尘身上最可贵的品质:那份决绝地奉献。


这近四个月来对这个CP的热爱,一瞬间得到了他本人的支持和肯定,让我觉得,爱上这个CP我真的好幸福……


 



  • 放弃流浪与薛洋定居在义城


 


双箭头证实出来了,那么我们来加深一下吧。


我喜欢翻唱《镇命歌》那首《忘川》里面的一句话:释怀宏愿、贪恋微暖,两心度平凡。


释怀宏愿,晓星尘,真的已经放弃他的梦想了,连云游做个散修都放弃了,他对薛洋产生了归属感,他选择安家了。


立业无望,还可以成家。


 


原作有一段话——


薛洋亲昵地道:“最近咱们晚上都没再出去杀走尸了吧?不过前两年,我们是不是隔几天就去杀一堆啊?”


前两年出去,这两年晚上没有再杀走尸。这个世界的怪物,不光是走尸,但走尸是最主要的一种怪物。那么这两年没再出去,可以说,他们就是在家,腻腻歪歪地窝着过日子。云游出门帮忙夜猎,成为了寻常家庭旅游一般的节目,就像周末去县里吃烧烤、去临市待两天、把阿箐安顿好去再远一点的地方玩几天,成了日子的调剂。


他们在过小日子。


 


我刚才分析了,晓星尘眼里,是大爱,最值得爱的“人”,是“百姓”这个概念。而具体的人,相对来说在他眼里就小了。然而当经历了巨变之后,他改变了,成长了,对世界的爱不再那么大而空。从他和薛洋偏居一隅可以看出,他的爱,变小了。


那么他的大爱便全集中在薛洋一点,通过薛洋去释放这份大爱。他的爱终于不再大而空,而是缩在一点,小而浓。


这时的他,从守序善良,转变成了中立善良。


 


下山就是不想忍受封闭的生活,然而因为薛洋,又开始了封闭的生活。沿用了原生家庭带给他的、最为肌肉记忆的模式,毕竟最熟悉的,才能带给人安定的感觉。


薛洋让他新鲜,薛洋让他安定。


 


这里再说回笑点问题。就算晓星尘笑点低,他也不会因为世家中人而发笑,下山那段写了,他看世家人,这个迂腐、那个庸俗,触犯了他原则问题,他对金光瑶的笑,礼貌而疏离。他的大爱在平民身上,薛洋这种底层出身的人士,才更能让他发笑。薛洋是为晓星尘量身定做的笑点。


薛晓这对的彼此吸引,简直是流传了千古的经典模式。看看风流话本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哪个不会为了叛逆幽默的痞子心动?


痞子潇洒风流地站在那里,就够天真没见过世面的少艾心动了。


而痞子的箭头呢……我又分析不出来了,我觉得痞子爱清纯简直天经地义,你让我分析,我真的说不出来,因为,难道还有别的可能吗?


 


 



  • 自杀


 


有同好交流的时候,对我说,晓星尘是一个很韧的人物。我:……


那个……真的看不出来。有人若看出来了,可以试着说服我。


晓星尘,是一个别人一见,就不自觉地去保护他的人物。魏无羡:别告诉他真相啊!宋岚:我绝不能告诉他真相;阿箐:不能让道长知道真相;薛洋更是如此。大家都知道他受不了。


那么来对比一下蓝曦臣,魏无羡:蓝宗主啊金光瑶他BALABALA,他还利用了你杀了聂明玦啊BALABALA。蓝曦臣:……我坚强!


然而晓星尘一下子就玉碎了。


 


我一直爱形容星尘是玉做的人。温润易碎。他很脆弱。


为什么很脆弱?下山之后,还没吸收完知识,没过多久就历经巨变,巨变之后又龟缩在义城,过着平凡的生活。他的经历,依旧不丰富。


蓝曦臣小事大事大事小事连番轰炸,被打击着成长;他是顺顺顺,被大事打击,再顺顺顺,被大事打击。可以说,他一生只经历过两次巨大的挫折,第一次他奉献了双眼,因为薛洋的出现,救了他,他才“眼睛不常流血了”,才挺了过来;第二次打击,他连薛洋都没了,直接崩溃。


 


好吧你说谁遇见这种事不脆弱,也对。平时他挺韧的,也对,哎呀我不管了,你就认为都有都有吧(这不是写分析吗怎么突然这么随意起来???)


 


来说回自杀。我入坑时候就说,晓星尘这个无意识的报复,真是太厉害了。那么写的时候我就想,他到底是无意识的报复,还是有意识的报复?


无论如何,晓星尘这个报复都漂亮。原著里,报复这点,不是太明显。于是《甜心》里,我把他设定成了有意识的报复,为了突出他的“报复”。(再次赞美现代社会开放的爱情观。)


《甜心》借用了弦哥给我想的一句话:手中剑,济世梦,心上人,全没了。


你杀了我的心上人,我也杀了你的心上人好了。(OOC了,住手)


 


《甜心》里,薛洋因为晓星尘开木仓发疯,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对晓星尘说你杀了我你也会痛苦一辈子,因为我是人渣你也爱我,你表面温和内在决绝暴烈的感情,一辈子都抽不出来。我死了,我也赢了。


晓星尘把枪举到自己头上后,薛洋紧张地说:我又不在乎你,你以为这样就能报复我?


晓星尘摸到戒指上的XYLOVE XXC的字样——如果他真的不在乎,戒指上会刻CM,免得被自己发现质问XY是什么意思,然而薛洋坚持刻了XY——他知道他自己在薛洋心中,是有位置的,于是笑着,饮弹自尽。


 


他的箭头,他的报复,在原著里也许不是太明显,不是一个人对我说,草木明明是薛洋的单箭头,我以前竟然也是这么认为。


但《甜心》里,他的箭头,他的报复,显而易见,所以我整个人,边写边懵边震撼。换个视角,换个模式,原来眼界会变得开阔。


 


我眼里的晓星尘人设,我基本分析出来了。


大爱、牺牲、奉献、善良、天真、幼稚、清高、矜傲、自赏、叛逆、决绝、脆弱。


同不同意的,反正我基本不变了……


 


《甜心》这篇文,前前后后,我一共五次崩溃大哭。


一次就是写《中》的时候,我吃完早饭很困,写不下去,弦哥说,喝酒吧。于是我喝了两大杯白酒,整个世界都飘忽了,然后写星尘,突然就理解了星尘的箭头。历时三个多月没想通,用了两杯酒,理解了,酒真是好东西。


 


一次,我正在构思《下》,关于救赎的问题,和弦哥聊我那篇《夜宴》,我说这里的薛洋救赎变成了金光瑶,他有了爸爸,那么晓星尘对于他来说,不就可有可无了吗。他们就算恋爱,会七年之痒,会为了一点小事分手,会想普通高中生那样,谈个恋爱,大学就各奔东西。我不接受。


他们是彼此的仇人,却也是彼此的救赎。他们就是彼此的唯一。我爱的就是这种唯一感。薛洋如果不是这么黑,他如果不是这么走极端,我根本不会这么爱他。可他是因为不幸才去走极端的啊。


我发现我无法放过他……


发现这点,半夜十点,哪里都没人,四周黑黢黢的,我在河边哭得撕心裂肺。怎么HE?怎么甜?怎么给他一个好结果?我做不到……我到底是爱他还是恨他……我觉得我好对不起他。


 


剩下两次,是星尘眼睛确诊,薛洋说不会走,和《我只在乎你》那里,就是救赎感啊。晓星尘看到了天使……


 


还有一次,是我写最后说真相那段的大纲,虽然我抄袭了原著,拘泥于原著剧情。可是难受拘泥不了,难受是新的,难受不能抄袭……我又为了我的剧情重新哭了一遍。


我写文太容易共情了,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总之我写个文,真……哎……不说了。


 


这个后记一开始那么认真,到最后完全成闲聊了。随便吧,其实就是想聊聊而已。


 


最后谢谢大家红心蓝手评论点赞这篇文。



2017最佳日剧盘点:九个选择。

猎影人:

徐若风@电影:



今年对日剧十佳的选择必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最后只选出了九部),而从冬季档到秋季档,看了三十多部日剧。其中,有一些是近半便弃剧的,刚开局还能令人饶有兴致,之后便啪啪打脸,比如《下北泽之人生最糟糕的一天》、《不过是先出生的我》、《Byplayers:如果这6名欧吉桑共同生活》;又有一些,虽能从一而终看完,但越看却越无趣,比如《乐园》、《黑皮记事本》等。




最后选出来的这几部日剧,又都多多少少有不可忽视的缺点,今年令人满意的日剧的确不多。不过这九部剧,假期剧荒的同学可以看看。





2017


九佳日剧剧集 






1.《预兆·散步的侵略者》


夏季档最佳。相信这个选择是大多数日剧粉所不服气的,但,还是想选择黑泽清的这部作品作为今年的年度最佳日剧。本对黑泽清拍联动剧这件事,并不抱极大期待(因联动剧素有剧本烂投资小的传统)。但看完还是感叹:夺取人脑中“概念”的设定着实是趣味十足,空间调度和各处视觉设计都是黑泽清最拿手的一套,气氛拿捏的不能更对,自我重复依旧能打造出前半部纤毫毕现的“日常里的惊悚”、后半部力道十足反类型的“末日前的崩坏”。




2.《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





冬季档最佳。前半部用温柔的玩笑调侃着戛纳白日梦患者的那一颗闪闪发光的功利心,同时把这些一本正经地拍出来,笑果不错。而河濑直美的登场,则是一个节点,经历过她的后半部彻底变身一个爆笑的闹剧,却很难笑出来,而是令人陷入一种悲凉之中,越细想越能体会主创同时置身事内事外的荒诞形状。不再用“虚假”来框定伪纪录作品中的真实,好多时刻就显得又残忍,又感动。 




3.《刑警弓神》





秋季档最佳。虽是烂大街的卖萌系双男主刑警剧套路,但制作精良、剧本优秀,聚焦社会边缘人生,投射出残酷事实的温柔一面,每集在布满笑点的同时也都有一个感动点,围绕着这个点在结尾给人一击。浅野忠信卖的自然可爱一手好萌,能快速地就塑造出一个就算程式化都异常可爱的人物;神木意外地演得不错,与浅野忠信对手戏也不那么弱。




4.《我是山岸,有何贵干》





整部剧加起来还不到一小时,构思上却能够在每一集中都讲足了嵌套的形式感,将三个不同层次时空串成戏中戏中戏,令人想到了宫九的颠覆《虎与龙》。(而岁末的《监狱公主大人》却令人失望)




5.《CRISIS 公安机动搜查队特搜组》


春季档制作最精良的一部日剧,也是个人的春季档最佳。


整个剧最强音都在开头和结尾,是典型的凤头豹尾和中间浑水摸鱼。最后拔高到社会体制的批判上,结局依然收的很《BORDER》,全员黑化地有说服力。360度全方位展现穿上西装后的西岛秀俊和小栗旬的个人魅力,行之有效,他俩的不少打斗场面也算是日剧中罕见耐看的写实、有力。




6.《四重奏》


爱情、悬疑、音乐励志,类型混搭下,最终走向了梦想与人生的鸡汤。《四重奏》的中段是相当混乱、矛盾的,尤其是第六、七集,差点令人弃剧。幸好全剧的精彩度大概是凹字形的,四位演员的魅力也撑起了坂元裕二这个张力逐渐崩塌消失的剧本。




7.《彬与瑛》



池井户润的原作很搭WOWOW的制作模式,最终呈现出大气沉稳、时代感足的日本八九十年代金融业和海运业风貌,视听风格的把握上比《半泽直树》、《陆王》那套打鸡血的更好。可惜,剧情走向上无新说、缺乏噱头和爆点,大致就是无差无错、平正工整地拍了一个长达十年的主旋律,宿命和一生挚友之类的老调议题,红不起来。 




8.《安宁之乡》





135集的仓本聪新剧,主题依然是怀旧,《敬启,父亲大人》里被新生事物破坏的神乐坂在这里演化成了不大可能存在于世间的天堂养老院。仓本聪自己写自己的梦,还是有很多情感和趣味可以追着看,只是有点太长了些。




9.《毛毯猫》





简直是吸猫人士的夏季档必备治愈单元剧,西岛秀俊和他的猫们挑大梁。





特别提及


两个遗珠





北斗:一个杀人者的回心转意    


Thrill 红之章 警视厅庶务科 瞳的破案笔记 







自娱自乐的各单项最佳

 

(各项不分先后)





最佳导演 


《预兆·散步的侵略者》(黑泽清)


《刑警弓神》(西谷弘 / 加藤裕将 / 宫木正悟)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山下敦弘 / 松江哲明)




年度男演员 


《我是山岸,有何贵干》(太贺)《四重奏》(松田龙平)


《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山田孝之)《刑警弓神》(浅野忠信)




年度女演员


《四重奏》(松隆子)《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芦田爱菜)


 《四重奏》(满岛光)《预兆·散步的侵略者》(夏帆)







最佳群体表演 


《刑警弓神》《四重奏》


《安宁之乡》《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




最佳剧本 


《彬与瑛》《我是山岸,有何贵干》


《安宁之乡》《山田孝之的戛纳电影节》




最佳剪辑 


《Thrill 红之章》《CRISIS 公安机动搜查队特搜组》


《预兆·散步的侵略者》《刑警弓神》




最佳摄影 


《彬与瑛》《预兆·散步的侵略者》


《四重奏》《CRISIS 公安机动搜查队特搜组》




最佳配乐 


《彬与瑛》《预兆·散步的侵略者》


《四重奏》《刑警弓神》




公众号/风影电影纪